8月20日下午,北京奥运会男子篮球八进四淘汰赛在五棵松篮球馆开战,中国队在与欧洲劲旅立陶宛队的拼杀中,终因实力不济以68比94告负,立陶宛队依靠犀利的进攻与强悍的防守闯入奥运会男篮四强,将与西班牙队争夺决赛权。中国队超级中锋姚明上场33分钟,砍下全队最高的19分,但是面对对手的逼迫式防守无力回天。 中新社发 任晨鸣 摄

当长期以来,我们命悬一线,把希望和压力都寄托并压宝一样压在姚明一个人的身上,以为他就是最后帮我们点成豆腐的那一碗卤水

四分之一决赛,中国对立陶宛一战,看得让我失望。并不企求奇迹真的能够出现,因为实力的差距,是头顶上的虱子明显地摆在那里。但比起前几场精彩比赛,中国队打得风格尽失,进攻乏力,防守无策,外线受挫,对抗更是处于下风头,锋芒全无,钝如老木。特别是姚明的内线作用基本没有得到发挥,他没有得到外线足够的支持,自己也总是拉到外面,抑长而扬短,已经不再是姚明,许多的时候仅仅靠罚球得分,而不是进攻得分,无奈之情,写满汗水淋漓的脸上。最后,中国队已经被打得溃不成军,彻底失去水准。

问题就这样严峻地摆在我们的面前,下一届奥运会,姚明恐怕难以再披上战袍出征伦敦了。果真如此,中国男篮的路该怎么走?还能够奢望再以姚明这样高中锋为中心,弄得中国男篮失去了姚明就像掉了魂儿一样吗?

寻找中国男篮的风格,是几代运动员教练员孜孜以求的事情。此次中国男篮,因拥有姚明、易建联和王治郅,尽显几十年来未曾出现过的华丽阵容,而夺人眼目,燃起人们无限遐想和希望。然而,当他们,或者准确地说当他们中姚明和王治郅不在的时候,中国男篮的路该怎么走,真的应该未雨绸缪摆在我们的面前了。

其实,中国男篮也曾经拥有过自己的风格的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迷信大个儿,快速灵活多变的风格,渐渐消失或变得摇摆不定。我们开始如中国足球一样不大相信自己,而迷信外国的教练,在引进先进的篮球理念与篮球文化的同时,而没有敝帚自珍,丧失掉不少杨伯镛、钱澄海等前辈所开创的那个时代许多宝贵的东西。

中国男篮必须不满足于此次奥运会所取得的前八的成绩,而找到一条后姚明时代即没有姚明时代的新的方略。从现在开始就做准备、筹划和努力,并首先搞好我们的联赛,避免中国足球轻视联赛的老路。否则,四年之后的伦敦奥运会,我们连今天的成绩恐怕都难维持。

从某种程度而言,没有姚明的时代,对于中国男篮,也许不见得就是坏事。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我们的篮球,和我们的生活现实一样,一直梦想并崇尚盖世英雄,觉得有了这样英雄的存在,就可以亮剑挺身,力拔山兮,就可以替我们闯荡江湖,除暴安良。长期以来,我们命悬一线,把希望和压力都寄托并压宝一样压在姚明一个人的身上,以为他就是最后帮我们点成豆腐的那一碗卤水。我们篮球文化的一元,致使多元的可能性,被挡在门外,所有人都几乎成为了陪衬,而姚明常常成为我们骄傲的同时,也容易成为我们的包袱。特别是在姚明受阻的情况下,让我们更加容易有一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感觉,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。

后姚明时代,失去姚明,恐怕一时也再难以一下子找到如姚明一样的选手,让我们彻底断了念想和幻想,我们也许可以寻找到一条最适合中国男篮发展的道路。所以,毛主席老人家教导我们说:丢掉幻想,放下包袱。至今并未过时,还是很有道理的。(肖复兴)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Comments (0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